简短很美的现代爱情诗

  每每品读诗歌,总是让我有一种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感觉,而诗歌中的爱情,更是久久的萦绕在我的耳边,给我以美的享受。

  简短很美的现代爱情诗

  一棵开花的树

  席慕蓉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偶然

  徐志摩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见与不见

  扎西拉姆·多多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致橡树

  舒婷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吹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等你,在雨中

  余光中

  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蛙声升起

  一池的红莲如红焰,在雨中

  你来不来都一样,竟感觉

  每朵莲都像你

  尤其隔着黄昏,隔着这样的细雨

  永恒,刹那,刹那,永恒

  等你,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等你

  在刹那,在永恒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我会说,小情人

  诺,这只手应该采莲,在吴宫

  这只手应该

  摇一柄桂桨,在木兰舟中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耳坠子一般的悬着

  瑞士表说都七点了

  忽然你走来

  步雨后的红莲,翩翩,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

  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从姜白石的词里,有韵地,你走来

  当你老了

  叶芝

  当你年老 两鬓斑斑 睡意沉沉

  打盹在炉火旁

  你取下这本书来 慢慢的诵读

  梦呓着你昔日的神采

  温柔的眼波中映着倒影深深

  多少人爱你欢跃的青春

  爱你的美丽

  出自假意或者真诚

  但有一个人

  挚爱你灵魂的至诚

  挚爱你变幻的脸色里愁苦的风霜

  在赤红的炉膛边弯下身子

  心中凄然

  低诉着爱神怎样逃逸

  在头顶上的群山之间 漫步徘徊

  把他的面孔藏匿在星群里。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泰戈尔(有争议)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 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 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 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而是 明知道真爱无敌 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 同根生长的树枝 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 相互了望的星星 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星星之间的轨迹

  而是 纵然轨迹交汇 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瞬间便无处寻觅

  而是 尚未相遇 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简短很美的现代爱情诗

  偶然

  文/徐志摩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只要彼此爱过一次

  文/汪国真

  如果不曾相逢

  也许 心绪永远不会沉重

  如果真的失之交臂

  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

  一个眼神

  便足以让心海 掠过飓风

  在贫瘠的土地上

  更深地懂得风景

  一次远行

  便足以憔悴了一颗羸弱的心

  每望一眼秋水微澜

  便恨不得 泪水盈盈

  死怎能不 从容不迫

  爱又怎能 无动于衷

  只要彼此爱过一次

  就是无憾的人生

  一棵开花的树

  文/席慕蓉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致橡树

  文/舒婷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长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的红硕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雨巷

  文/戴望舒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的

  像梦一般的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的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女孩的心思

  文/李洋

  我怕你两个身姿

  一个月色里模糊到头

  一个日光下透彻见底

  我怕你两副俏模样

  一个笑得桃花弯枝

  一个扪胸的忧郁,仿若西施

  我怕这细分辨

  水中的云来

  山中的云去

  却哪一片是你

  经多少梦中影像

  才看彼岸花开竟是路过的莲子

  这里空荡

  那里惬意

  教我如何不想她

  文/刘半农

  天上飘着些微云,

  地上吹着些微风。

  啊!

  微风吹动了我的头发,

  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恋爱着海洋,

  海洋恋爱着月光。

  啊!

  这般蜜也似的银夜,

  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底鱼儿慢慢游。

  啊!

  燕子你说些什么话?

  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树在冷风里摇,

  野火在暮色中烧。

  啊!

  西天还有些儿残霞,

  教我如何不想她?

  等你,在雨中

【申明:本网发布或转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知识产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发邮件至2273659217@qq.cm;我们将会定期收集意见并促进解决。】